玩運彩

[WIT] Week 11 – 美國職棒球員工會的組成與意義 – 運動視界 Sports Vision

0
wp-header-logo-5.png

THA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不是一篇看看別人、想想自己的文章,因為光「想」是沒有用的;經過這次美國職棒的停工談判之後,或許我們可以嘗試去理解美國職棒球員工會的那些堅持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臺灣那些整天喊著要幫球員們做這做那的人,你們幫的到底是球員還是自己?
洪維澤
執行委員是不是應該要有年資低的成員並且納入幾位國際球員阿(比方說多明尼加籍)而且雙數好像也不如單數(內部投票才不會4比4)
文生大叔
目前執行委員七位在美國本土出生,Lindor在波多黎各出生也等同是美國;大聯盟有近30%的選手出生地不在美國,下一次球員推選執行委員時是比得多考慮這個問題。
Chang Sheng Chiang
2
Chang Sheng Chiang
台灣左翼力量長期薄弱,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Chang Sheng Chiang
勞資雙方似乎很難共好,因為勞資矛盾本身就是不可調和的矛盾,或者說無法根治,因此才會出現一次次的罷工。
文生大叔
但美國的「系統」總能藉由停工和罷工把雙方逼上談判桌,然後最終達到一個雙方都不滿意但可接受的團體協約,並在約定實現中照著這個協約實行,臺灣就是單方面的輾壓了。
奧莉
如果在台灣
工會:我們想要提高底薪
資方:共體時艱
工會:我們想要修改自由球員制度
資方:不排除解散
文生大叔
目前球員工會的存在,就是讓人知道我們有這個東西而已。
Chaohong Cheng
為什麼球員談判代表以8比0一致反對球團版的修正協約,但是所有球員卻以26比4的一面倒票數同意簽約,這其實不難理解吧,簡單講就是除了球員代表以外的其他球員,扣除少數真的不缺錢的,絕大多數都耗不起持續罷工下的薪水收入損失 (最起碼總不好讓自己妻兒因為自己要跟老闆抗爭必須跟著挨餓吧) ,因此考量現實,他們本來就不可能都像球員代表那樣可以持續抗爭到底罷了。
文生大叔
這是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是談判代表爭的一定都是最理想狀況的高標條件,而這些條件一定會遭到對方無情的刁難跟拒絕,這些頂尖選手都是競爭心強烈的人,長達99天與資方的對抗難免會引起情緒,一定會覺得還要再爭取下去。
其他不在前線對戰的球員,就像你說的,看看條件差不多,可以接受了,就不再那麼堅持了。
美國職棒停工落幕,各隊開始積極為今年球季進行補強,球團老闆花大錢簽球員一點也不遲疑,感覺好像之前的勞資糾紛已經是三個月前的事了;今天我想講一點嚴肅的事,我不認為臺灣能從中學到什麼,但是最少最少,我們可以看看人家是怎麼做的。
盡量簡單,努力不囉嗦,WIT就是每個星期的What I Think。
關於美國職棒99天的停工談判,以及最後的團體協約到底簽了些什麼大小細節,棒球作家李秉昇在他的【秉筆直書】專欄有非常清楚的說明;我沒有辦法寫得比他更好,如果有興趣的話,你可以直接過去一文看懂新勞資協議帶來的改變
但是這次的勞資協商有很多細節,是在目前整個歡天喜地的氣氛中被忽略的,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麼球員談判代表以8比0一致反對球團版的修正協約,但是所有球員卻以26比4的一面倒票數同意簽約,或是你想知道到底這些談判代表的問題又是什麼,你可以過去看看美國大聯盟勞資談判如何協商
這不是一篇看看別人、想想自己的文章,因為光「想」是沒有用的,我們要努力去做才行;經過這次美國職棒的停工談判之後,或許我們可以嘗試去理解美國職棒球員工會的那些堅持到底是為了什麼?
而臺灣那些整天喊著要幫球員們做這做那的人,你們幫的到底是球員還是自己?
美國職棒球員工會大致的結構是這樣的:所有和大聯盟球團有合約的球員、教練、防護員等等都可以參加,但在簽訂團體協約時,也就是像這次大聯盟停工的勞資協商時,球員工會所代表的就是40人名單上的這1200名球員,以及那些在大聯盟傷兵名單上的球員而已。
每一隊的球員經由投票選出1位球員代表和1位替補代表,球員代表要定期與自己隊上的隊友們開會,傳達工會所要傳達的訊息,同時也要與其他29隊的球員代表們開會;他們的另一個重要責任,就是在當隊友與球隊有任何歧見或爭執時,要負責擔任第一線的危機處理。
另外還有8位執行小組的委員,他們是負責在團體協約時負責坐上談判桌與球團談判的代表;目前這8位執行委員分別是:自由球員Andrew Miller、紐約大都會隊Max Scherzer、紐約大都會隊Francisco Lindor、德州遊騎兵隊Marcus Semien、紐約洋基隊Zack Britton、波士頓紅襪隊James Paxton、休士頓太空人隊Jason Castro、紐約洋基隊Gerrit Cole。
臺灣的球迷大多不能理解,為什麼美國的球員工會可以因為談判未盡如意就反對復工,或是過去甚至有球員方面發動罷工的例子;對於在臺灣的我們來說,罷工從來都不是球員方的選擇,因為大家都認為母企業一定會直接解散球隊,而這個聯盟就會消失。
這或許也解釋了為什麼,臺灣的球員工會在與中華職棒大聯盟簽下了一個「友善對待中華隊成員條款」之後,就歡天喜地的配合著聯盟演了一場「我們也有團體協約」的快樂記者會
任何一個對勞權、對團體協約有一點點概念的人,都會知道中華職棒大聯盟這份根本就不是什麼團體協約,連邊都沾不上;而一個誓言要「成為『建立棒球文化與價值』的發動機」的臺北市職業棒球員職業工會居然說這就是團體協約沒錯,我真不知道這是認識不清還是別有用心。
說遠了,其實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為什麼每個美國球員在走到職業運動的頂端時,都會這麼努力去了解議題內容、都會願意團結在一起為捍衛他們的權益而堅持,即使面對停工、面對可能薪資被砍也毫不退縮。
我認為這是來自他們的文化底蘊,以及他們對捍衛自身權益的重視,這是從小到大經由每一個層面,一點一點累積而來的。
在這次美國職棒停工期間,經紀人是穿插在勞資雙方的第三股力量,你一定會認為他們一定是站在球員這一邊,全力鼓動球員向資方爭取更多更優惠的條件;但少有人知的是,大部分的經紀人反而是抽離立場、努力向旗下球員們解釋每一個議題的各個面向,以及可能帶來的種種影響。
更重要的是他們鼓勵球員們自己花時間去實際理解、甚至去和隊友討論,來建構起自己的意見,因為對球員們來說,多去理解自己的工作環境,是身為大聯盟球員除了打球之外一樣重要的責任。
請繼續往下閱讀
榮譽名人堂
《運動視界》是一個「為了帶給喜愛運動的朋友們收穫與感動而存在的組織、平台與社群」,希望讓大家每天能樂在其中,一起發掘,專屬於你的運動見解。

source

THA

TX娛樂城

NBA賽事分析》拓荒者有禁區優勢 KS看好拓荒者咬住比分 – Yahoo奇摩運動

Previous article

奥地利Red Bull内马尔五人制街头足球赛中国区总决赛圆满收官 – Red Bull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發表迴響

More in 玩運彩